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 >

动画变真人电影在榨干经典IP的价值吗?

2019-04-03 07:30:20 来源:新京报

动画变真人电影在榨干经典IP的价值吗?

左边三张图分别为《爱丽丝梦游仙境》《沉睡魔咒》《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真人电影剧照,不同的故事被迪士尼做出了相似的气质。右边三张图分别为《奇幻森林》《小飞象》和《狮子王》剧照。

【行业观察】

如果说2018年是属于超级英雄片的一年,那么2019年将会是动画改编真人版电影的天下。《小飞象》《花木兰》《阿拉丁》《狮子王》《大侦探皮卡丘》和《刺猬索尼克》,这些备受期待的作品之中,有四部都出自迪士尼之手。而随着上个月迪士尼正式完成对福斯的收购,“米老鼠”家族将“X战警”、“死侍”、“阿凡达”、“冰河世纪”等著名IP统统收入囊中,迪士尼锦鲤翻身,有望实现大满贯的预测绝非虚言妄想。但近日上映不久的《小飞象》票房遭遇滑铁卢,口碑也屡遭重创,迪士尼之野心是否大于其能力的质疑已经越来越多。对于已经宣布要把至少18部经典动画电影改编成真人电影的迪士尼来说,《小飞象》的扑街让迪士尼压力不小,而这也势必会影响迪士尼打造娱乐帝国的进程。

时 机

没赶上白雪公主但打造出了爱丽丝

从迪士尼的片单来看,今年迪士尼将要上映的电影几乎全是IP系列影片续集与经典老片翻拍,没有一部出自原创剧本。在好莱坞持续已久的剧本饥荒和保守传统的投资观念下,旧片重拍无疑是好莱坞近几年来的趋势,但究竟IP还能热多久?不论是在原动画的基础上进行翻拍,还是已上映真人电影的续集,以动画长片奠定其地位的迪士尼若是不遗余力地榨干经典IP的各种价值,那剩下的还有什么?

最初,动画改编的真人电影并不是迪士尼开创的。迪士尼动画长片的开山之作是1937年上映的《白雪公主》,但其在之后很久都没有将此部动画列入真人化计划,因为别家公司早已对这个知名故事做了颠覆并大展身手过了。

2012年的《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不仅颠覆性地以皇后视角切入,又以一场宝莱坞式的欢乐歌舞作为结尾,虽说表面肤浅,但只在动画改编的真人化上来说,的确别出心裁。而另一部《白雪公主与猎人》,则继承了原版格林兄弟的暗黑精神。故事虽然大同小异,但满满的中世纪暗黑风。惊人的特效、震撼的场景,再加上查理兹·塞隆以演技和外貌建立起的立体、执着美丽坏皇后的形象,让这部电影成为童话改编经典之一。此时,动画改编真人电影有了方向与雏形。

虽然失去了白雪公主的真人版电影首秀,但迪士尼将改编的大刀落向了1951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动画,这也是迪士尼近年第一部将其经典动画系列改编成真人的电影。导演蒂姆·波顿诡异暗黑的奇幻风格,幽默荒诞的剧情,与惊为天人的视觉美术,让《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票房持续走高。至此,迪士尼才真正重视起真人动画电影起来,有了将系列经典动画改编成真人童话电影的念头,并借鉴《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成功套路,以现实状况颠覆原版故事为开篇,将原版动画中的世界以电影语言描绘得更加绚烂多姿。

问 题

徒有其表的视觉盛宴全然失去内容质感

找到了全新甜头可吃的迪士尼这下可以理直气壮地重温经典,随后产量高效地出了《魔境仙踪》(2013)、《沉睡魔咒》(2014)、《美女与野兽》(2017)与《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2018)等八部作品(不包括今年的《小飞象》)。从固守通过特效及美术,让故事的华丽与奇幻升级的刻板套路,到刻画角色立体的外形,塑造角色真实的性格,再到探讨原作中的主题,并在此基础上增添议题,影射社会现实……走在真人童话改编路上的迪士尼,也一直在学习与成长。

但无论是几乎一比一地复刻经典,还是大刀阔斧地颠覆性尝试,几部下来,迪士尼的真人童话改编作品大多是饕餮华丽的视觉盛宴,而在徒有其表的袈裟之下,便是单薄孱弱、缺乏逻辑的故事情节。这种全然失去了内容质感的作品,对于看多了色彩鲜艳、场景宏大的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欧美电影工业化下的儿童电影产物,全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创意和突破。也许唯一的亮点,就是迪士尼拍的真人电影基本上全部都可以划入紧跟女性崛起的“大女主戏”的范畴,但长期的女性主角也让迪士尼落得了一个“公主病”电影的外号。

不管怎样,新瓶装旧酒,经典的童话故事在越来越精致的视效还原下,除了带来画面冲击,还有什么新的东西吗?我们在大银幕上看到了一次又一次的翻新、重启,而故事的内核依旧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古老童话传说,创意的匮乏让这些经典只是换了一种演绎的方式,让我们再次感慨如今的创作者是多么“不思进取”。乏善可陈的故事,一遍遍地重复着前人的工作,并未有多少迎合时代的颠覆或改变。那到底,真人改编童话的意义在哪,只是多了演员代替CG的区别么吗?

出 路

迪士尼想抓住观众要将重心放在IP选择上

说到CG,即将在今年暑期上映的迪士尼经典动画电影的真人版本《狮子王》,完全没有真人参与演出,全部运用电脑CG动画,便被很多人诟病它是一个“假真人版”电影。到底这种电影还能算作真人动画电影吗?回顾此前的真人动画电影作品,《爱丽丝梦游仙境2:镜中奇遇记》和《奇幻森林》虽有演员参与,但是从感觉上来说更像动画片。我们可以推出一个疑问,动画电影与真人动画电影的分界点究竟在哪里?

接下来迪士尼的真人动画电影,从定好了刘亦菲主演花木兰,甄子丹、巩俐、李连杰参与主演的《花木兰》,到改编自1961年迪士尼经典动画电影《101忠狗》中大反派库伊拉(Cruella)故事的电影《库伊拉》;从与《白雪公主》同一个世界观,“白雪公主”的妹妹“红玫瑰”的真人版独立电影《红玫瑰》,到与1940年经典同名动画电影的故事较为不同,会更为贴近由卡洛科洛迪(Carlo Collodi)所著的意大利原版本的《匹诺曹》,每一部都被给予厚望,而背负的也是经典动画IP的光芒压力。

除此之外,迪士尼接下来的计划里还有重启1937年《白雪公主》、1950年《灰姑娘》里的那位王子为主角的《白马王子》、1989年《小美人鱼》、1996年《钟楼怪人》和2002年《星际宝贝》的同名真人动画电影,其流媒体平台“Disney Play”还有《石中剑》《小姐与流浪汉》和《彼得潘》等翻拍之作。对于迪士尼来说,以上这些经典作品已经有了大量坚实的群众基础,无论是改编还是翻拍,都是相对市场风险而言的保险之举。但若改编得当,则会爆款得利,从而衍生品联动,实现IP本该有的价值。但若再度迷失方向,接连失利,则不仅对IP本身的品牌有所影响,对迪士尼这个老牌童话王国的创作能力也会有很大的连带性负面影响。

尤其是,随着近日奈飞的动画剧集《爱、死亡与机器人》的高开高走,能够看到如今的CG技术越来越发达。我们能够预测的是,未来的动画片将会越来越像特效大片,有真人演出加上大量CG镜头所成就的真人动画电影,其成败则更多地在故事之上。归根到底,迪士尼若要真正抓住观众,则要将重心放在IP的选择上——究竟什么片子值得去做真人化改编?毕竟,真人电影打动我们的是角色,是故事,是人性的议题。老的观众已经长大,新的观众并非看不出套路,迪士尼必须带着所有的童话,与时俱进。

□秋小墨(影评人)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有网站机器人整理于互联网,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谢谢!

淄博时空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