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淄博时空
淄博信息港中华宽带网淄博全搜索触屏版
广东番禺大劫案头号疑犯落网 揭秘其21年逃亡路
2017-1-7 7:16:10 来源:广州日报  栏目:社会趣闻

  1月6日14时40分许,一辆从昆明南开过来的高铁停落在广州南站,一个略显高瘦的男子在几名全副武装的特警看守下,走出列车,他就是21年前在广州番禺制造了惊天大劫案的最后1名主犯陈恂敏,被押解回到广州。 至此,被称为“我国第一大劫钞案”的番禺“12·22”武装劫钞案,在历经21年、几代民警的努力下,终于画上句号。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文/广州日报记者李栋、张丹羊

  通讯员龚宣、番警讯

  (署名除外)

  押解现场:面容平静 一言不发

  6日14时30分,列车还未进站,4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手持微型冲锋枪在广州南站6-7号站台上严阵以待。

  14时38分,从昆明南开过来的G2924次高铁缓缓驶入广州南站站台。疑犯陈恂敏坐在第6车厢靠近站台一侧的前排中间位置。留着板寸头的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穿一件墨绿色上衣,下穿牛仔裤,手上戴着手铐,脚上戴有脚镣,身边由两名警察看守着。

  列车停稳,在即将戴上头套前,陈恂敏将头扭向了其右侧的警察。那一刻,他微微张着嘴,面容平静,未流露出丝毫的紧张感。

  14时41分,戴上头套、起身,在左右两侧荷枪实弹的特警押解下,逃亡21年的陈恂敏终于现身,走出了列车。

  “你想过有一天会落网吗?”“你有后悔过吗?”“再次回到广州有什么感想?”在押解出站台的过程中,面对本报记者的连续追问,陈恂敏听到后,数次转过头来,微微张口,似乎想说点什么,停顿片刻后,又转了过去,最终一言不发。

  右手攥着一瓶矿泉水、戴着串珠手链的左手紧紧扶在右手的手背和手腕处,陈恂敏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14时49分,在4名特警的严密看护下,从站台下到站厅,陈恂敏走向了在门口等候他的警车。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四处躲藏:曾到福建越南流浪拾荒

  1995年12月22日案发后,陈恂敏一直负案在逃。他先后辗转福建、陕西、海南、越南等地流浪、拾荒。1997年6月,陈恂敏来到云南瑞丽,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并在此认识了女友杨某。此后的18年多里,陈恂敏化名莫某志,留在了瑞丽,“结婚”生女,并在随后开了一间建材装饰公司。

  为了逃避侦查,即使是有了新的“身份”,陈恂敏也异常谨慎,他在瑞丽的所有银行账户、手机号码等一切有关身份的信息均使用了其女友、女友亲属的身份证明来办理。而且,为避免暴露身份,陈恂敏故意使自己的生意不做大,赚的钱够花就好,经营着小本生意。

  案发后,番禺几代刑警人对这宗惊天大案一直念念不忘。经过海量的大数据分析研判和调查走访,综合各种线索,番禺警方确定了陈恂敏在瑞丽的事实。但由于陈恂敏行事异常谨慎,很少留下痕迹,再加之时隔多年,陈恂敏的容貌可能也已经发生了变化。在瑞丽的这个嫌疑人是否就是民警苦苦追寻21年的陈恂敏呢?

  为了确定陈恂敏的身份,番禺警方通过多种渠道,调动一切力量尽可能地发现陈恂敏的线索和痕迹。经过大数据比对分析,在瑞丽警方的大力配合下,番禺警方获得了陈恂敏最近的一张正面视频截图。该截图后被传回广州进行比对,办案民警认为此人很有可能就是陈恂敏!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隐匿云南:身份洗白 容貌大变

  直至去年,在此案卷宗上,陈恂敏、陈海强(又名陈恩年)两人的照片旁,仍被标注在逃,这也成为当年参战民警难解的心结。

  “一直都有人在追,经历了好几拨的侦查员”,负责此次追逃的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董沛已经两天两夜未眠,但仍然显得十分兴奋。陈恂敏是1月5日15时左右在云南瑞丽的一个建材市场被抓获的,此前的几天,2016年12月25日,与其一起逃亡了21年的陈海强投案自首,并已于前几日从云南被押解回广州。

  陈恂敏被抓获时用的是一个假身份和假名字。警方介绍,陈恂敏是1997年逃到云南瑞丽,此后一直在那里打工,洗白了自己的身份,在那里落地生根,组建了家庭,并且有了小孩。

  18年来,陈恂敏一直隐匿在云南瑞丽,经营着一家装修铺。警方追逃小组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追逃,通过不断深入调查以及大数据等手段,发现了新的线索。1月5日15时,在其经营的装修铺将其抓捕,“抓捕的过程比较顺利,没有遭遇过多反抗”。

  警方表示,下一步将对其开展审讯以及核验身份等工作,特别是通过核验DNA来进一步确认其身份,对于案件的其他细节,警方表示将在日后进一步公布。

  在通报中,警方提及,陈恂敏容貌发生极大改变,记者对比21年前后陈恂敏的照片发现,除了年纪带来的变化外,脸型轮廓也发生较大改变,对比照片确实很难判断是同一个人。

  抓捕现场:“我预感到你们就要来了”

  确定了陈恂敏本人后,办案民警随后又找到了陈恂敏的几处落脚点。1月5日下午,番禺警方在瑞丽警方的大力帮助和配合下,在陈恂敏众多落脚点之一的瑞丽某建材市场一装饰公司内将陈恂敏一举抓获。

  见到民警,陈恂敏显得异常冷静,他很平静地对民警说:“我知道你们来是怎么回事,我配合你们就是了。”民警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回答说“陈恂敏”。随后他又告诉民警:“从1日开始,我的心就一直怦怦跳得厉害,我就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的。”至此,逃亡了21年的1500万元大劫案的头号疑犯就此落网。

资料图

  作案当日回家请客

  面对警察神色泰然

  据报道,1956年出生的陈恂敏是清远阳山县人,干部子弟,绰号“公子爷”、“敏爷”。从某大学桥梁建筑专业毕业后,他承包了清远市公路局一公司,公司经营效益不错,每年赢利百万元以上,在当地算得上是有脸面的人物。

  案发当日下午,陈恂敏在清远市某酒店宴客,且曾在酒店门口与路过的熟识警察打招呼,神色泰然,与平常无异。

  在当年警方的案情分析会上,一度对陈恂敏是否介入此案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

  “大学生、经理、干部子弟,百万身家、千万家财”,一种意见认为无论是从家庭环境、文化程度、职业情况和经济状况来看,陈都不可能铤而走险去干这种掉脑袋的勾当。另一种意见则认为,陈恂敏的疑点虽然不多,但每一个疑点都很有分量。

  警方认为,早上7时25分发生劫案,陈宴客是在下午。从番禺至清远,不过三四个钟头的车程,就算塞车,无论如何也能在下午之前赶回清远。

  该团伙曾劫车杀人练手

  求神问卦得到的是凶兆

  广州日报讯 (记者曹菁)尽管早已通过内部渠道得知1995年番禺大劫案7名主犯中最后1名,也是团伙的“老大”陈恂敏落网的消息,但清远市公安局副调研员黄琳绣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昨天,她向记者透露,二十多年来,清远警方一直没有放松对番禺大劫案漏网之鱼的追击,每一任局长都在关注案情的进展,清远警方与广州警方就该案的协调这些年也始终保持未断。

  办案民警

  多年心病终于了结

  二十年前,娇小精干的黄琳绣还是负责大劫案材料和信息汇总的一名女警,对于该案的侦办进程和细节,至今如数家珍。回忆起当年案发后直至案破的那短短十来天,高度紧张的日日夜夜,确是她一辈子难以忘怀。“那段时间,局里的领导昼夜在办公室指挥,我们每天都要出案情简报,向上汇总,每晚最多也只能睡短短两三个小时,跟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用尽各种办法抢在赃款被挥霍前将他们一网打尽。”

  她告诉记者,正是由于自己的特殊工作岗位,她对案情的掌握极度清晰,以至于1996年初的一段日子,经常要接待各路媒体记者的访问、纪实文学创作的指导,甚至是以该案为题材电视剧的编导顾问。“尽管如此,该案漏网的二陈何时归案,成为我这些年来的一块心病,也是当年很多参战老战友和老领导的心病,今天得知这一喜讯,我们都是兴奋不已,好像放下来一块大石头。”黄琳绣语气激动,她掏出手机,向记者展示了很多朋友圈发来的感慨、祝贺,一位当年主抓侦破的老领导这样写道:“天网恢恢,二十年了,歹徒还是向法律投降了。”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劫匪凶残

  劫车杀人只为“练兵”

  黄琳绣介绍,早在1991年,该案的4名核心罪犯就在阳山县策划了一起劫车杀人案,其中就包括二陈,而他们这次作案,正是为番禺大劫案实施“练兵”,劫持车辆也是为大案准备作案交通工具。随后,该团伙又于1995年6月在清远市区的北门街实施了一起储蓄所抢劫案,并首次开枪震慑路人,这起案件中,共从储蓄所劫走20多万元人民币和港币,当年的12月22日番禺大劫案爆发后,清远警方立即敏感地意识到,其作案手法与清远这起劫案颇为相似,多条线索相互关联,遂将清远的这两起案件并案侦查。

  在该案起回的1123万元巨款中,从清远缴获的就占900多万元。“今天我们的科技强警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联想到当年,案件的侦破确是充满艰辛曲折。”

  黄琳绣回忆,1995年底,民警根据线索前往阳山边远的青莲镇搜寻赃款时,正是大雪寒冬,为了伪装侦查,民警们穿着单衣,挑着锅碗瓢盆进山,饿了只能野炊填肚,困了就在山野避风,当收缴到犯罪分子埋藏在土里的数百万元巨款后,因山路崎岖,民警们只能肩挑手扛,把这些巨款一担担运下山。“那时经费很紧张,胶卷都不舍得随便用,有限的胶卷只能用来拍摄赃物和证据,不然,当年这些艰苦破案的场面要是能用相机记录下来多好。”那个时候,番禺大劫案团伙的“老大”陈恂敏已是清远某公路工程公司的经理,每年有上百万元的收入,彼时的民警,月薪仅几百元。

  劫匪可笑

  问神得凶兆死罪果难逃

  据清远警方透露,歹徒之所以如此残暴狡猾,恐与其成员的高学历、复杂社会阅历有相当关系,5名主犯中就有3名大学生,而主犯陈恂敏工于心计,有相当雄厚的经济实力,接触到社会的主流阶层,具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也是其能暂时逃避打击,长期潜匿的原因之一。

  警方也透露,其实该团伙的成员又是些贪生怕死之徒。在实施番禺大劫案之前,这伙歹徒还专程到清远一家寺院,求签问卦,结果得到的是凶兆,其中何某光被人告知,活不过27岁,当时他气得破口大骂。果不其然,案发后,该犯被判死刑,还未来得及过27岁生日。

标签:

分享到:
淄博时空新闻热线:0533-6123456 新闻QQ:2482335481 广告招商:18653301119
分类信息推荐
  • 民生资讯
  • 综合信息
  • 今日视点
  • 活动进行时
  • 更多>>
  • 论坛热帖
  • 更多>>

    政府
    传媒

    淄博市人民政府 | 张店 | 博山 | 临淄 | 淄川 | 周村 | 高青 | 桓台 | 沂源 | 高新区
    淄博时空 | 淄博信息港 | 中华宽带网 | 鲁中网 | 淄博新闻网 | 人民网 | 鲁网 | 德州传媒网 | 威海传媒网 | 齐鲁热线 | 青岛财经网 | 齐鲁晚报 | 山东传媒
    西陆网 | 黔讯网 | 百灵网 | 海南网 | 山东在线 | 山东财经网 | 德州新闻网 | 齐鲁法制网 | 赵新法书法 | 莱芜新闻网 | 威海新闻网 | 日照网| 头条新闻
    川北在线 | 新闻调查| 湖南经济新闻网| 苏州都市网| 360建筑网 | 邯郸之窗 | 财经频道 | 汽车频道 | 黔西南在线 | 中国小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