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淄博时空
淄博信息港中华宽带网淄博全搜索触屏版
郑州一地铁站现“冠名”争夺战 村民自制站牌改名
2016-12-30 7:13:20 来源:新京报  栏目:社会趣闻

  村民自制“丁楼站”贴纸,依稀可见被覆盖的真站名“河南工业大学站”。 受访者供图

  过去的一年,郑州高新区丁楼村的村民一直试图证明:丁楼村并没有消失。

  去年9月15日,郑州地铁1号线二期工程对外公示站名,莲花街长椿路口的地铁站出现了两个备选方案:“丁楼站”和“河南工业大学站”。前者以所在村庄命名,后者则取自附近地标。最终“河南工业大学站”入选。自此,丁楼村的村民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正名”行动。今年12月27日,部分村民使用自制站牌,将已建成的“河南工业大学站”字样遮挡,替换为“丁楼站”,在被地铁运营方清理后,28日,丁楼村民再次“手动更名”。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丁楼村村支书卫和承认,村民的行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但其强调,村民所做系为“把根留住”。而郑州市地名办及地铁方均表示,地铁站名有其命名程序,“河南工业大学站”的站名暂无变更意向。

  地铁站名遭改动

  河南郑州,一座新建地铁站,在长椿路口与莲花街交叉处屹立。这是郑州地铁1号线二期工程“河南工业大学站”的出站口,原定2017年1月10日投入使用。而在12月27日下午,不少路人在此抬头,拍照。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现场图片显示,原出站口及立柱上的站名,被更改为“丁楼站”。更改的方式并不复杂:原有的“河南工业大学”字样,被用同底色的贴纸覆盖。贴纸上的文字、拼音字号及大小,与原站名一致。从远处看,几乎无法看出区别。

  当地网友拍摄的一张照片中,几名身穿地铁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将立柱上印有“丁楼站”字样的贴纸私下,露出“河南工业大学站”的底色。而在另外一张照片中,贴纸尚未被“清理”,出现“一站两名”的情况。

  多名郑州市民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此次“更名”事件涉及上述地铁站全部7个出站口。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则是附近高新区丁楼村的村民。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丁楼村村支书卫和承认,事件系村民所为。他表示,丁楼全村3000余亩地,在郑州城市西扩进程中,超过两千亩地被划给河南工业大学、郑州大学使用。而早在2012年,丁楼村即整村拆迁,“丁楼”即将成为历史地名。卫和多次强调,村民的做法仅为“表达诉求”“引起注意”,而这一切的出发点,则是为了留住“丁楼”这一地名。

  昨日,郑州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信息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站名从论证到公示、征求意见,最终确定名称,有其完整的流程,程序上合规,目前不会进行修改。对于部分村民的行为,地铁方进行了清理,当地警方也已介入。

  历时一年的“正名”

  实际上,在此之前,丁楼村的村民一直在为“丁楼”两个字奔走。

  今年9月15日,郑州市地名管理办公室面向全社会,对即将试运营的地铁1号线二期站名进行了公示。其中,西段线的起始站,出现了两个备选方案,即“丁楼站”和“河南工业大学站”。

  郑州市地名办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地铁站所在地,从行政上属丁楼村,又靠近河南工业大学,因此出现了两个备选方案。

  新京报记者获悉,在公示期内,丁楼村的村民和河工大部分师生,几乎同时向地名办提交了意见,各自要求“冠名”。在村民看来,既然地铁站位于丁楼地界内,命名“丁楼”天经地义。而河工大部分师生则认为,丁楼作为地名过于冷僻,不如河工大有地标性。此外,河南工业大学超过3万名师生,是乘坐地铁的主力军,因此应该以校名命名。在此基础上,郑州市地名办和当地媒体举办了公开投票活动。最终,“河南工业大学站”胜出。

  这样的结果,并不为丁楼村民接受。卫和告诉新京报记者,丁楼村全村2300人,多数为中老年人,其中会用智能手机者不足千人。“在网上投票,我们肯定是吃亏的,规则就不公平。”

  河南工业大学新闻学院一名教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地铁站名应当以“方便生活”为准则。尽管丁楼作为地名,存在时间更长,但是本身并不有名。“河南工业大学作为附近最大的地标,以校名命名会更加方便。”

  ■ 追问

  地铁站命名有什么规定?

  各地规则不一,通常因地制宜

  郑州地铁站名之争中,双方博弈的焦点在于,地铁站命名应遵循属地名称,还是参照知名地标。类似命名,是否有章可循?

  郑州市民政局地名管理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地铁站命名时,周边地名资源都有可能成为备选名称。在执行中,由地铁运营方将命名方案提交地名办,随后组织论证,并对外公示,最后交由市政府正式命名。

  一名城市轨道交通行业从业人士介绍,在具体命名方式上,各地通常有自己的规则。例如,上海地铁站名通常使用地面街道,比如江苏路站、汉中路站,而北京由于“横平竖直”的规划,使用街道名往往指向不清,因此大部分使用附近地标命名,比如雍和宫站、团结湖站,而广州地铁,则大量参考了所在地的历史地名,比如三元里站。“差异的原因,与各自城市交通特点有关。”

  村民此举应如何担责?

  律师称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警方已口头警告村民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地铁站牌属于公共设施,丁楼村的村民在未经主管部门许可的情况下,对站名私自进行变更,涉嫌扰乱公共秩序和破坏公用设施。而由于涉事地铁站实际还未投入运营,社会危害性较低,尚不构成犯罪,因此会从轻处理。

  记者注意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扰乱车站秩序者,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郑州当地警方亦证实,已对部分涉事村民口头警告,并进行说服教育。

  丁楼村村支书卫和告诉新京报记者,涉事村民多位老年人,自知行为违法,但是“心里过不去”,才出此下策,使用了土办法。他表示,丁楼村将继续据此向上级部门反映。“起码在站名里,把丁楼两个字加进去。”

  ■ 链接

  广州地铁站“村名”胜“校名”

  类似村民与师生争夺命名权的事件,此前在广州曾经发生。与郑州不一样的是,在广州地铁的同类案例中,“村名”最终战胜了“校名”。

  位于华南农业大学校门口的地铁三号线五山站,最初曾被建议命名为“华南农业大学站”,最终采纳了地铁站所在地“五山”作为站名。对此,华南农业大学部分师生曾多次表达不同意见,“五山”站名甚至被一些学生破坏,喷上“华农”字样。

  最终,“五山站”的命名被固定,并使用至今。

  新京报记者 王煜

标签:

分享到:
淄博时空新闻热线:0533-6123456 新闻QQ:2482335481 广告招商:18653301119
分类信息推荐
  • 民生资讯
  • 综合信息
  • 今日视点
  • 活动进行时
  • 更多>>
  • 论坛热帖
  • 更多>>

    政府
    传媒

    淄博市人民政府 | 张店 | 博山 | 临淄 | 淄川 | 周村 | 高青 | 桓台 | 沂源 | 高新区
    淄博时空 | 淄博信息港 | 中华宽带网 | 鲁中网 | 淄博新闻网 | 人民网 | 鲁网 | 德州传媒网 | 威海传媒网 | 齐鲁热线 | 青岛财经网 | 齐鲁晚报 | 山东传媒
    西陆网 | 黔讯网 | 百灵网 | 海南网 | 山东在线 | 山东财经网 | 德州新闻网 | 齐鲁法制网 | 赵新法书法 | 莱芜新闻网 | 威海新闻网 | 日照网| 头条新闻
    川北在线 | 新闻调查| 湖南经济新闻网| 苏州都市网| 360建筑网 | 邯郸之窗 | 财经频道 | 汽车频道 | 黔西南在线 | 中国小康网 | 中国投资界